快捷搜索:  as

足球·张路:一套球衣比赛日穿平常训练光膀子

  张路说,当时最想做的训练负荷研究一度遭到了领导的反对,但用了一年时间,他用电阻、肥皂盒、录音机等材料制作的心率测试仪,获得了北京队队员的心率数据,也发现了当时北京队训练中存在的问题。“北京队在训练中的运动量要比比赛运动量大得多,但它的运动强度明显低于比赛平均强度,因为训练中超过半分钟的停顿太多。” 在陕西插队期间,张路一直没有碰球,再次回归球场已是5年后。从1971年进入陕西队,到1979年在北京队退役,张路经历了短暂的8年专业队时光。期间,他考取了北京体育学院的文凭,为日后成功转型打下基础。 当时,张路家住北京阜外大街,楼下院子里的一片空地和几块砖头垒起的球门,承载了他最初的守门员梦想。1964年,在北京四中读初一的张路在先农坛体校接受正规训练,那段岁月对小张路来说极其艰苦。 此前多年的体育科研经历,为张路日后转型解说员打下了基础。初登荧幕,他的定位是“自然就好”,“我不想去演任何人,平常什么样就什么样,因为你是附属于比赛的,把比赛说好,你是次要的。” 1971年入选陕西足球队,1973年考入北京体育学院运动系足球班,毕业后在北京足球队担任守门员; 让更多的中国孩子爱上足球,是张路一直以来的愿望。去年9月起,他联合国安俱乐部和北京市教委发起了一项名为“踢踢足球”的校园足球项目,旨在为全北京116所学校的青少年提供更便利的踢球场地,激发更多孩子对足球的兴趣。 他就是张路。除了解说,他还投身校园足球,“我希望让足球回归纯粹,让孩子获得健康,享受足球带来的快乐。” 张路说,项目的发起正是源自儿时踢球的灵感,“我从小踢球就是自由地游戏,自发地产生兴趣。我们不指望培养出什么优秀运动员,而是要让足球回归纯粹,让孩子获得健康和快乐。” “夏天再热也照样练,而且那时候我们每人只有一套球衣,比赛时才能穿,平常只能光膀子。最难受的是冬天,场地冻得硬邦邦,每次训练前教练都得用洋镐把球门前的土刨松。” 在张路的记忆里,童年的两件事让他爱上了足球,并把守门员位置作为唯一选择。 1979年退役,分配到北京体育科研所,数年后升任副所长,1991年获得北京体育学院硕士学位; 凭借出众的能力,张路在1966年上初二时进入体校提高班,几乎一只脚踏进了专业队。但就在这时,“文革”爆发,随着先农坛的球场被种上麦子,张路的足球梦想也暂时中断。 研究结果一出,之前持反对态度的那位领导也表示认同,还带着张路去北京队进行了交流。“结果也巧了,不知是不是这研究发挥了作用,北京队那年拿了全国冠军。”张路并不愿意把功劳归到自己身上,但那是他转型路上的第一次成功经验,日后回想起来极为宝贵。 2005年,获得意大利驻华使馆颁发的“仁惠之星骑士勋章”,成为第一位获此殊荣的中国体育界人士。 他是著名足球评论员,凭借精辟的评述,独特的声线,深厚的足球理论功底深受广大球迷喜爱; “从运动队出来之后很失落,关于下一步怎么走我有一个很深刻的思考。明星大腕们来啦本周五图们江文化旅游节现在计,那时我想,从今往后一鸣惊人的机会没有了,必须从最基础的事情做起,扎扎实实的。” 提起张路,就不得不说他的解说经历。从1984年开始在幕后担任转播顾问,到只出声音不出画的解说员,再到坐在摄像机前为大家熟知,张路经历了6年。 不久之后,人民画报上的一幅照片,彻底激起了张路对守门员的兴趣。“1957年全国评出了最受欢迎的10位足球运动员,其中守门员是张俊秀。他的照片在最上边,是一个鱼跃扑球的动作,看了这个我觉得太棒了,我也要学。”张路说。 张路很少解说中国足球,但他对中国足球的问题看得很透。他认为,文革后,选才年龄段的下沉,导致很多小球员早早失去了出头的可能,也是造成现阶段中国足球人才储备不足的重要原因之一。 1996年进入国安足球俱乐部任总经理,2000年起改任北京国安俱乐部副董事长,现任中赫国安俱乐部技术顾问; 在退役后的第一个工作岗位上,张路做到了言行合一。在北京体育科研所担任摄像员期间,张路不但想办法把比赛视频拍得更稳,每天还主动打水、扫楼道、翻译英文说明书。因表现出众,张路一年后被调入科研部门从事研究。令人没想到的是,张路在这个并不擅长的领域,做出了出人意料的成绩。 最初接受守门员训练时,张路有些胆小,面对大力来球总是躲闪。为此,教练林新春想出个法子,他让张路站在两米之外扑球,并把皮球一次次朝他的脸上砸。“教练要求我必须睁着眼接球,所以一直到现在,什么东西朝我飞过来,我都盯着不带眨眼的。”如今回忆起来,张路对林教练满是感激,“后来我明白,林教练严厉归严厉,但其实最器重我。” 当场比赛,张路作为转播顾问,在幕后为解说员孙正平递纸条,提供角球、射门等比赛技术数据。对于那次经历,张路记忆犹新,“赛后全场气氛很压抑,孙正平老师都流泪了。”但专业球员出身的张路却没有太大的情绪起伏,用他自己的话说,“早已看淡了输赢。” “6岁时,我爸带我去先农坛看了人生第一场球。当时八一队守门员黄兆文穿了一件黑黄条纹球衣,像只老虎一样。当年张之老师在解说的时候还说,黄兆文什么都好,就是太爱出击了,什么时候能做到‘老虎不出洞’就行了,这给我留下了非常深的印象。” 在张路的印象中,最难忘一次解说经历发生在1985年5月19日。当年世预赛第一阶段小组赛最后一轮,坐镇北京主场的国足只需战平香港队即可进入第二阶段比赛。但球队严重轻敌,最终1比2失利,宣布第3次冲击世界杯失败,赛后一度爆发球迷骚乱。 他是球员转型的典范,科研者、管理者、解说员,每一个涉足过的领域,他都留下了成绩; 一年后,张路将科研所的工作经验运用到足球理论研究上。当年他的一篇《防守不等于保守》的论文发表在了《中国体育科技》上,不到30岁的张路在足球圈内声名鹊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