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鲍曼推动FIBA向NBA学习 力促三对三篮球入奥

  

鲍曼推动FIBA向NBA学习 力促三对三篮球入奥

  当时比赛距离结束仅剩3秒时,美国50-49领先前苏联1分,此后苏联后场发球进攻不中,美国男篮即将历史第八次获得奥运金牌。但比赛的裁判之一Renato Righetto两度以“计时表没有准确回到3秒钟”为理由重新要求比赛,最终美国队被苏联绝杀痛失金牌。以日后的NBA名宿道格-柯林斯为首的美国男篮队员认为这是阴谋,拒绝领取银牌,并且至今美国人都认为1972年奥运会男篮冠军应该是美国队。 但在出任秘书长后,鲍曼显示出了和他的两位前任截然不同的务实作风。尽管他仍坚持认为国际篮联才是国际篮球的领导者,但他愿意承认NBA在全球范围内的影响力,并主动和NBA先后两任总裁斯特恩、萧华保持定期沟通,他主导下的国际篮联在诸如三分线拉长等竞赛规则变革时更是明确向NBA靠拢。一切看起来,这位年轻的领导者虽然野心勃勃,但却愿意正视现实。 但令人痛惜的是,噩耗突降!北京时间10月14下午,国际奥委会官方宣布鲍曼因为突发心脏病意外辞世,年仅51岁。据体育大生意反复核证,鲍曼是在阿根廷青奥会期间心脏病突然发作,虽然第一时间送医急救但仍遭遇不幸。据了解,在鲍曼意外逝世后,其领导职责将暂由国际篮联主席奥拉西奥-穆拉托雷暂时接替。 国际篮联设主席和秘书长两大领导职位,但主席更多是荣誉称号,秘书长是事实上的头号领导人。国际篮联自创立后其发展重心一直在欧洲和南美地区,最初的成员国只有八个:阿根廷、捷克斯洛伐克、希腊、意大利、拉脱维亚、葡萄牙、罗马尼亚和瑞士,大部分官员也都是欧洲人,迄今为止,其三任秘书长威廉-琼斯(英国人)、鲍里曼-斯坦科维奇(塞尔维亚人)、帕特里克-鲍曼(瑞士人)均是欧洲人。 1987年,斯坦科维奇和斯特恩联合在密尔沃基联合召开发布会,宣布每年在美国或欧洲举办一届公开赛,由NBA的顶级强队和欧洲各国劲旅展开友谊赛,该赛事由麦当劳冠名,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麦当劳公开赛(1987-1999年期间举行,92、94、96和98年因为有国际大赛而临时停办)。 除了第一届在美国举行外,其余8届均放在了欧洲,这为日后国际奥委会和国际篮联批准NBA球星参加国际大赛奠定基础,最终1992年以乔丹、“魔术师”约翰逊为首的“梦之队”成功登陆巴塞罗那奥运会,这不仅让NBA提升了国际知名度,而且反过来也让国际篮联旗下的赛事提升了观赏性,双方初步实现共赢。 在第二任秘书长斯坦科维奇任职33年期间(1976-2003年),国际篮联最初仍与NBA老死不相往来,直到上世纪80年以来,借助彼得洛维奇等欧洲顶级篮球明星开始登陆NBA的契机,斯坦科维奇与时任NBA总裁的大卫-斯特恩频繁进行会晤。NBA不仅希望国际篮联批准其球星参加奥运会、世锦赛等国际大赛,而且更希望国际篮联准许其成员国的明星球员登陆NBA。 提到鲍曼,他身上的最大标签就是年轻有为、锐意改革。国际篮联成立于1930年,1934年获得国际奥委会认可,1936年成功推动篮球第一次成为奥运会比赛项目。国际篮联一直都以世界篮球的领导者而自居,其口号就是“我们就是篮球”,而面对在篮球球迷中明显更具影响力、代表篮球最高竞技水准的NBA,双方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水火不容,国际篮联甚至长期抵制NBA职业选手参加国际篮联的比赛,这点从国际篮联创立之初的原名“国际业余篮球联合会”就可以一窥端倪。 很多人认为,鲍曼之所以不像其他欧洲体育领导人那般傲慢,除了他本人性格使然外,还与其曾在美国读书的履历有直接关系。鲍曼曾在上世纪90年代末进入美国芝加哥大学攻读工商管理MBA,这一经历让其对美国篮球和美国商业模式的认知更加深刻,NBA的吸金模式更是让其大开眼界。从此之后,鲍曼也决心对国际篮联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希望国际篮联不再抱残守缺,通过改革逐步提升国际篮联的篮球事务中的领导地位。 诸葛秋风星陨五丈原,安石人亡政息新法废。对于改革家最悲哀的事情就是中道崩殂。在距离2019年篮球世界杯开幕仅剩不足11个月之际,鲍曼的意外去世对于我国举办2019年世界杯而言无疑是不利的。要知道,篮球世界杯更名和赛制改革是在2012年1月,距今满打满算不过六年时间,而2019年世界杯也不过是第二届而已,其实世界杯的改革才刚刚起步,各方利益往往需要鲍曼亲自出面协调平衡,很多改革的具体措施仍需要逐步推进落实。如今鲍曼突然撒手人寰,他的改革诸多筹划仍只停留在纸面上,这无论是对2019年世界杯举办还是国际篮联通盘的改革大业都是一个打击。 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五棵松篮球馆的比赛间歇,有位持证的中年男子从贵宾席拾阶而下走到看台席第一排,他询问志愿者能否直接由此进入比赛场地。志愿者告诉他,他应该走贵宾通道然后走到球馆第一层才能进入场地。于是他微笑点头示意明白,而等志愿者转身离开后,他带着狡黠的微笑一扭身就跨过栏杆翻进了内场。 鲍曼在国际奥委会委员中影响力巨大,他不仅是国际奥委会委员,还是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协会(ASOIF)理事会员,并曾担任多届奥运会的评估委员会主席、副主席,目前还担任2024年巴黎奥运会协调委员会副主席。国际奥委会目前已经发声明对其辞世表示深切哀悼,并决定将瑞士洛桑总部和阿根廷青奥会的国际奥委会五环旗降半旗三天以示哀悼。 作为国际篮联第三任秘书长,鲍曼继承了斯坦科维奇晚期与NBA主动沟通的做法,但他的格局和眼界明显更胜前任。鲍曼出生于瑞士,年轻时曾是一位业余篮球运动员,后学习法律和工商管理由此成为一名精英律师并在1994年进入国际篮联负责法律事务,后在1995年晋升为国际篮联副秘书长,2003年在老一代秘书长斯坦科维奇光荣隐退后,年仅36岁的他众望所归接任秘书长一职。毫无疑问,鲍曼有运动员背景,又以律师工作进入国际体育组织,这是一种典型的欧洲体育领导者的晋级之路。 这是体育大生意记者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见到国际篮联秘书长帕特里克-鲍曼的情形。那年他才41岁,但已经担任国际篮联秘书长5年,并在2007年成为国际奥委会委员。虽然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但他却丝毫没有惯常意识中的那些国际体育组织高官们的严肃稳重,甚至压根没有打算摆出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给笔者留下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位国际篮联的头号领导人身手敏捷、精力旺盛、拒绝循规蹈矩,尤其是他不时浮现在脸上的那种狡黠却又让人倍感亲切的微笑给人一种与其年龄并不相符的睿智感。 最终为了进一步强化世锦赛这个国际篮联旗下最顶级的单项体育赛事,鲍曼在2012年1月推动了篮球世锦赛更名和改制事宜,就此篮球世锦赛从2014年开始改名为世界杯,鲍曼希望未来能够让篮球世界杯比肩足球世界杯的商业价值和影响力。非常务实的鲍曼愿意承认短期内的差距,为了躲避足球世界杯,原本应该2018年夏举办的第二届篮球世界杯推迟到了2019年举办。 如你所知,中国在2015年7月31日成功获得了第二届篮球杯的主办权,北京、广州、南京、上海、2018韶关市男子篮球联赛夺冠的是它。武汉、深圳、佛山、东莞等八座城市将联合举办。而随着中国获得篮球世界杯举办权,国际篮联也收获了一众中国品牌赞助商,在目前现有的八家全球合作伙伴中,中国企业多达五家,他们分别是万达、腾讯、北控、TCL、百岁山。 此后,鲍曼主导下的国际篮联大刀阔斧地进行一系列重大变革也证明了笔者对他的第一印象,而他本人在国际篮联变革中所展现出的那种锐意改革和远见卓识更是令人印象深刻:他推动篮球世锦赛升级为篮球世界杯、推动国际篮联竞赛规则向NBA靠拢、他提早多年布局三对三篮球并最终成功推动三对三篮球入奥……正是因为其锐意改革且改革成绩斐然,刚刚于2018年初,这位国际篮联历史上最年轻的领导者第三次获得续约,他的任期最早也要在2031年才到期。 在这之后,他不仅加强了和NBA的合作,而且还系统地对国际篮联旗下的洲际赛事进行改革,强化了对各大洲篮球联合会的领导作用,让各洲的赛事开始与世锦赛和世界杯建立起积分联系。36岁上任的鲍曼虽然在外界备受怀疑,直到2007年才被选举为国际奥委会委员,但他的锐意改革确实成效斐然。他一方面虚心向国际足联学习,逐步整合各大洲的资源分配,试图提振FIBA在国际体育事务中的话语权,另一方面,全力开拓FIBA旗下的各种赛事商务资源,让FIBA的赛事不再被NBA轻易秒杀。 在第一任国际篮联秘书长威廉琼斯长达44年的任职期间(1932-1976年),这位骄傲的英国绅士虽然非常热衷推广普及篮球,但他对NBA却一直奉行那个时代大多数国际体育组织领导者对待职业体育的冷漠态度,他认为NBA过于商业化,不是纯粹的篮球,背离了篮球的初衷,从那时起,美国男篮只能以大学生明星篮球运动员为班底来组建。所以国际篮联与NBA乃至美国篮球长期缺乏有效的沟通,甚至可以说双方互相冷战,而1972年奥运会男篮决赛美苏大战最后时刻的争议判罚,更是给美国篮球人留下一种国际篮联仇视美国篮球的偏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