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教育关注:一场篮球赛背后的大学体育“较量”

  

教育关注:一场篮球赛背后的大学体育“较量”

  他是比尔·沃尔顿(Bill Walton),此刻正为ESPN做本场比赛的直播评论员。今年63岁的他,另一个身份令人敬畏——前美国职业男子篮球联赛(NBA)巨星,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世界上最著名的篮球运动员。

  他说:“我们希望,高校体育产业得到政府长期、稳定的政策扶持,特别是教育和体育行政部门应明晰相关政策,在符合国家政策的基础上,允许学校利用市场机制‘经营’学校的体育资源,进而扩大优质的校园体育资源。”

  1973年,他所属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篮球队赢得NCAA篮球联赛冠军后,受邀到中国打一场表演赛。由于种种原因,沃尔顿和他的队友最终未能成行。

  “通过几次考察,我们深刻认识到,美国大学体育,不仅仅是体育,更是一种文化、一个产业。”中国大体协专职副主席薛彦青说,我们要学习他们的体育理念,也要了解他们如何运营。“以Pac-12联盟为例,它们甚至建立了自己的体育电视台,而且第二年就实现了盈利。”

  已经成立整整100年、由美国西部12所顶级大学组建的Pac-12联盟,希望借助联盟中各大学在中国的知名学术声誉以及中国人对篮球的热爱,为他们的体育项目争取到更多的粉丝和商业机会。

  场上比赛的是两支美国大学篮球队——华盛顿大学哈士奇队和得克萨斯大学长角牛队。此刻,他们正在距离自己校园半个地球外的中国上海进行比赛。

  11月14日,全美大学体育协会(NCAA)首次在中国举行男篮常规赛,这也是所有美国职业和大学体育联盟中第一场中国正赛。

  坐在场边观战的美国Pac-12联盟(太平洋12高校联盟)主席拉里·斯科特(Larry Scott)喜笑颜开,他深知中国体育和教育市场的巨大潜力,盼望在这里取得商业成功。

  体育是一个高度产业化的领域。据统计,2013年我国体育产业占GDP比重仅为0.56%,约为全球平均水平的1/4。2014年我国体育产业估值约为4000亿元,但其中75%由体育用品业贡献。

  头顶着大耳机,嘴边挂着麦克风,对着电视转播记录器,大大的身子挤在一把小小的椅子上。

  从现在的4000亿元到10年后的5万亿元,面对如此巨大的市场“蛋糕”,包括Pac-12联盟在内的国外高校,已从中“嗅”出商机,来到中国“开拓疆土”,那么,中国的学校是否愿意从中切一块蛋糕呢?

  完成这次“深入的合作”的,是Pac-12联盟和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此举也是落实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机制中,关于教育一揽子合作计划的成果之一。

  国务院2014年10月印发的《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提出:“到2025年,我国体育产业规模将达到5万亿元。”

  拿着战术板的教练大声向队员咆哮,替补队员疯狂挥舞着白毛巾为队友助威,手拿花球的啦啦队员热情起舞,观众也有节奏地呼喊口号为球队加油……

  显然,我国高校的体育产业相比发达国家,发展相对落后,但越来越多的高校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并试图迎头赶上。

  另一个数字是,据2014年3月的一期美国《商业周刊》报道,美国高校的体育市场已达到每年160亿美元的规模。

  与中国的大学体育相比,美国大学体育发展更早,商业开发也更成熟。以NCAA为例,2010年NCAA签署了一份长达14年、总价高达110亿美元的转播合同,平均每年7.85亿美元,与“老大哥”NBA总价值74.4亿美元的8年转播费用相比,差距并不大。

  “在中国,教育不能产业化,但体育可以产业化”,朱健表示,“大学不能独立进行商业运作,我们非常希望大体协带领各个高校一起进行商业化运作”。

  薛彦青也坦言,在国内,体育还是高校教学科研中的一项边缘工作,政府投入和学校投入都有限,“体育必须和市场结合”。

  他们的表现也同时出现在全球观众的电视和手机里——包括美国娱乐和体育电视台(ESPN)在内的世界多家电视台和视频网站,正在直播这场比赛。

  11月14日,全美大学体育协会(NCAA)首次在中国举行男篮常规赛。图为比赛现场。胡申飞 摄

  遗憾在这一刻被弥补。“美中双方都对这场比赛抱有很高期望,认为它能促成远比任何人在仅仅10年前——更不用说在1973年——所能够想象的都要深入的合作。”美国《华盛顿邮报》如此评论。

  他举了一个例子:一次他去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考察,该校一年体育经费投入超过2000万美元,“而我们最好的、最重视体育的高校,一年的投入也只有两三百万元”。更令他吃惊的是,伯克利大学修建橄榄球队的更衣室,竟然花费500万美元。但该校负责人告诉他,“这里面没有一分钱的公共投入”。

  近年来,国家给予高校建设相当大的支持,大部分高校体育场馆、器材相对完善。“目前我国高校体育产业已经处于起步阶段。但大部分学校缺乏产业意识,对高校体育产业的潜力和发展前景认识不足,仅仅将之看作是‘公共福利’。同时,高校体育产业整体上还处于利用政府投入的体育场馆出租和有偿指导等浅层次的经营阶段,服务对象也仅仅是在校师生和少数市民,如此单一的资金投入和服务对象,对于高校体育产业发展极为不利。”一位长期从事体育教学和研究的学者告诉中国教育报记者。

  “中国高校的特点是,食堂必须修好,否则学生不干;图书馆是门面,也得修好。但面向未来相关的投入却明显不足,现在大学生体质仍在下降,且没有出现拐点,这非常令人担忧。”上海交通大学党委副书记、中国大学生体协篮球分会主席朱健坦言,“现在,中国大学体育的有效供给,还远不能适应当代大学生的需求。”

  在华盛顿大学与得克萨斯大学的比赛中,两队开场后略显紧张,虽然攻防节奏很快,但失误频频。一直落后的华盛顿大学,终于在半场结束前将比分追成34平。

  坐在场边观战的,还有中国教育、体育主管部门的相关负责人,以及一些专程从外地赶来的中国高校负责人,甚至包括阿里巴巴、乐视、虎扑体育等公司的高管。他们紧盯着比赛的每一个细节,每个人似乎都希望从中发现些什么。

  以参照NCAA模式社会化、产业化运作的中国大学生篮球联赛(CUBA)为例,从1996年创立至今,目前虽已发展为规模最大的国内大学生赛事,每年预赛参赛队伍达1200支,但现在每年招商总额仍仅有七八千万元。

  中国大体协也希望通过此次交流合作,学习美国大学先进的体育、教育理念,借鉴NCAA成功的经验,让中国高校体育产业飞速发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