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我与海豹在一起的30年 萌萌哒

  每天我会为豹海豹挑选90~100公斤的鱼。每头豹海豹都有自己的饮食清单,根据它们的年龄、体型大小和进食的时节而制定,它们每天还要补充维生素。鱼是人工饲养的,鱼的供应商同时也为一些餐厅供货。我们管理着豹海豹们游弋的大水池,会定时邀请专业的潜水员过来进行清洁。 我曾经观察过新生的豹海豹——小家伙毛茸茸的,出生后6~12小时,总是因不懂吸吮而吮地板、吮墙、再吮回母亲的身体,找奶过程堪称艰难,每次都让我捏把汗,这种情况直到一星期后才会有改进。我也曾经训练海豹追捕活鸭,后来发现它们爱上了捕捉负鼠,在水里玩腻后还会把负鼠上缴给我们。我甚至还尝试和豹海豹一起在水里游泳…… 所有的豹海豹每天都有3~4 次训练课。刚开始训练时,它们都很紧张、害怕,有时我碰到它们的鳍,它们会像触电似地立即缩回去。建立起信任关系总是重中之重。它们和人类很像——不会无偿地工作,希望所做的一切都能得到回报。训练时,主要靠食物引诱,动作完成得好,必须鼓励——给它们鱼。训练并不难,无非就是奖励好孩子、忽略坏家伙。豹海豹并不是忠诚的动物,发脾气是常有的事,不想练了,就一个猛子钻到水里不出来,这时就要哄了,给点好吃的,让它们玩高兴了再重新开始。有一头雌性豹海豹叫阿斯特里德,我在它身上学到了很多关于训练豹海豹的技能。它曾经试图抓住并杀掉另一头豹海豹,咬着这个可怜的家伙超过两小时,我也花了同样长的时间吓唬阿斯特里德,直到它放手。和这种动物相处真是需要非常地有耐心才行。 赫尔戈兰岛位于欧洲北海东南部,距德国海岸约70公里。岛上鲜独特的动植物群落是其最大特色,并以岛上数量众多的灰海豹闻名。这些海豹在这里交配、繁殖,哺育下一代,生活地非常惬意和悠闲。 4. 潜游于海冰下的威德尔海豹。威德尔海豹又称“僧海豹”,是一种极古老的生物,有“活化石”之称,它们曾被记载于亚里士多德的书中,也是哥伦布在“新大陆”最先看到的海豹。 3. 南象海豹,鳍上长着五个长蹼的趾,可以敏捷地在水中游泳,它们是地球上最庞大的鳍足类动物。 在近30 年的研究中,我几乎走遍了海豹的各种栖息地,探访不同的种群,它们的特点十分鲜明:灰海豹脾气很暴,环斑海豹调皮、古怪,格陵兰海豹像绅士一样很有气度,冠海豹对人类的态度有些敌意,须海豹很温和,斑海豹则经常鬼鬼祟祟。 我同时也为豹海豹做护理和管理训练。如今,我可以在没有约束和药物控制的情况下,为海豹照X 光、验血、注射、做超声波、滴眼液、清洁牙齿、称体重和测量身体。豹海豹是非常聪明的动物,它知道什么时候该怎么配合。豹海豹生病的时候,会脱离群体,找一个地方单独待着,双眼无神。麻醉它们是有风险的,豹海豹可以控制心脏跳动的频率和呼吸,当它们进入 “潜水反应”时,经常停止呼吸,这使得我们的麻醉师无法估计麻醉程度。不过就在最近,我发现通过X 光透视可以找到无法麻醉的气管,在抢救南极野生豹海豹时及时插入管子,从而使残病豹海豹的死亡率大大降低。 与豹海豹在一起的日日夜夜,时刻充满了挑战性,也很有价值。而我最大的收获是,切身感受到教育对所有动物和环境都是很重要的,觉悟和共鸣能帮助所有动物,不单单是海豹。 在海滩上拯救迷路的豹海豹或其他种类的海豹,总是存在风险。这些动物体型庞大、力量惊人、移动速度快,还有很大的牙齿,在南极处于食物链的顶端,虎鲸是它们唯一的天敌。捕捉海豹需要速度、经验和勇气。面对沙滩上的这只豹海豹,我非常紧张,害怕被它扑倒,终于和同事一起捕获它的时候,我感到非常有成就感。 在南乔治亚岛,我曾经非常冒险地接近象海豹,观察它们打架、交配、哺乳、出生和换毛。我还在一个海豹繁殖地停留了十多天,那个荒无人烟的孤岛上没有电也没有浴室,但有6000头澳洲毛海豹。为了不破坏环境的原生状态,我只能紧贴着悬崖边,在隐蔽的状态下计算新生小海豹的数量,辨别海豹的种群。有些海豹不可以靠近,因为担心它们因惧怕人类而受惊逃窜,有些则是因为我们自己感觉害怕——毛海豹和海狮一样是跑步健将,能够追着人一直跑30 米。大多数海豹在陆地上时就像一只巨大的毛毛虫,但在冰上或沙上的移动速度比我们想象中要快,我不敢冒险离它们太近。 悉尼沙滩上出现了一只海豹!度假的人们尖叫着逃开,警察甚至已经做好了拔枪射击的准备。我赶到现场,看到一只南极豹海豹, 近4 米长的庞大身躯,颈部白色, 遍布黑色斑点,有点像豹纹。我估计它是来自澳大利亚靠近南极的海域,跨越了这么长的距离,还在海里经受大风大浪的袭击,它看上去既疲惫又惊恐不安。阿尔巴尼亚电影蜜月曾影响中国一代人。 全球只有两个地方有豹海豹,我工作的地方,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展示南极豹海豹的地方。我和豹海豹一起工作了28 年。这是一个大的物种,雌性长3~3.5米,体重通常超过500公斤,雄性略小一些。它们身上有豹纹斑点,很是凶猛(会吃其他海豹和企鹅),被称作顶级掠食者,不过在我看来,它们倒更像一只只聪明而独立的猫。 这并不是第一次在澳大利亚的海滩上发现海豹,它们大多数生着病、瘦得皮包骨或者被鲨鱼咬过。多年以来,我们和同事拯救并且照看这些动物,它们从遥远的海域流浪至此,最终留在我们身边,围绕着这些海豹也展开了很多科学研究项目。 通过大量的考察,我发现澳大利亚毛海豹和新西兰毛海豹的数量Tips 海豹海基本已经从100 年前的捕猎时代中恢复过来了。不幸的是,澳大利亚海狮的数量至今还没有恢复,现在只有不到14000 头。在世界的某些地方,海豹的种群数量稳定,但在其他地区数量正在减少,比如南象海豹。地中海僧海豹和夏威夷僧海豹只剩下不到1000 头了,很可能走向灭绝。栖息地的丧失、过度捕捞和海洋污染,对所有海洋哺乳动物的影响都很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